姚祝英:喜看老城关变新乾元

  人物档案

  姚祝英 女,1941年出生,德清乾元人。1965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。1990年1月~1991年1月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分校研修。曾任上海师范大学外语系基础英语教研室副主任、外语系副主任、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,主管英语教学。

  16岁离乡 艰苦岁月里的求学路

  今年77岁的姚祝英出生于乾元镇,父亲仅读过几年私塾,母亲是文盲。但这个普通的家庭培养出了两位知识分子——姚祝英是上海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的教授,哥哥姚振淮是上海大学(原上海工业大学)化学专业的教授。

  父亲早年从事蚕丝生意,解放前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家庭经济宽裕。上世纪50年代,父亲的生意不再红火,家庭也陷入了经济困境。尽管如此,她和哥哥依然努力求学。“当时只觉得,如果不读书就没有出路。”姚祝英说。

  在城关读完小学和初中后,16岁的姚祝英和哥哥分别前往湖州中学继续念高中,每个学期二十多元的学费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为了支持兄妹俩完成学业,姚祝英的父母只能不断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来支付学费。高二结束的那年夏天,为了筹措自己的学费,姚祝英休学大半年时间,在乡下做代课教师,攒足了钱后才得以复学。

  1960年高考,姚祝英毫不犹豫地填报华东师范大学,作为第一志愿。“在当时,教师是一个极不被社会所尊重的职业。民间有一句话:当老师是坐冷板凳、当孩子王,没出息。只是师范专业可以免学费和伙食费,可以减轻家庭的负担,我别无选择。”

  五年大学生活,上海的同学每到周末就像一只只兴奋的喜鹊,纷纷返回家中。只能在寒暑假回家的姚祝英却利用周末时间在学校学习,把功课做上前。除了大学的第一个学期,其余每个学期的每门功课都是全优,因而在毕业后成为了少数几个分配到大学当教师的毕业生,从此在上海定居。

  进入任教的上海师范大学当外语系助教不过两个月时间,还未走上讲台的姚祝英便被分派到远郊泗联公社青松大队参加“四清”(清思想、清政治、清组织和清经济)工作,之后又接连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等动荡的历史岁月。

  1977年高考恢复,姚祝英才得以开始了正常的大学教师生涯。1980年评为讲师,1986年评为副教授,上世纪90年代担任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。当时,身边有不少的青年教师跳槽去了待遇丰厚的外资企业,外国语学院的学生面临无人上课的尴尬。主管教学的她便自己带头,加班顶课,这样忙碌的状态持续了6年,卸下沉重的行政管理担子,姚祝英已近六旬。

  魂牵梦萦 家乡的记忆牢牢绑在心中

  “我从16岁就离乡在外地求学,家乡的生活只占了我生命历程的1/5,但是这1/5的人生对我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在上海的五六十年。”对于家乡,姚祝英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  早年父母在世时,姚祝英经常回乡探亲,但是交通不便。“每次回乡像跑单帮似的,拎着大包小包,先坐轮船达到菱湖,再换船到德清。每回在轮船的硬板凳上正襟危坐20个小时,见到亲人时是一张疲惫不堪的隔夜面孔。”

  多少年来,这300多里的回乡之旅是姚祝英那个时代的游子劳心费力的苦行之旅。“现在我可以坐着高铁或者直达的汽车,用不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可抵达德清。”然而,交通方便的日子来临的时候,父亲已经离世,母亲也搬到了上海,回乡的次数已不再像以前那么多了。

  “但家乡一直在召唤着我,对德清的关注从来没有减退。”姚祝英每晚收看新闻联播,只要一有德清的新闻报道,她便会激动地喊来丈夫,拉着他一同收看。“前几年,德清的校车工程受到全国关注,我感到非常的激动,为家乡的进步感到自豪。”姚祝英说道。就连今年只在新闻联播中出现不过3秒钟画面的乾龙灯会,她也能一眼辨认出来,每次提到家乡,她的自豪感溢于言表。

  “我经常与我的同事们讲述我的家乡,在我的影响下,他们其中不少人来德清旅游。”无形之间,姚祝英还成为了德清的推介人。

  “1972至1973年的那一年时间里,我被派到当时的五七干校锻炼,与同事们讲起家乡的故事,他们说,听我的描述,感觉就像在读鲁迅的作品《故乡》,充满了江南水乡的古朴风情。”